消防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消防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毛求道之黄大仙-【资讯】

发布时间:2021-08-03 05:09:57 阅读: 来源:消防泵厂家

上一篇:《毛求道之人胄篇》

夜晚里,十里坡格外的阴冷,一个看起来有点毛躁的年轻人孤身一人在这荒芜人烟的十里坡赶着路。这个年轻人叫做阿德,阿德要赶着到山对面去报丧。

阿德是王家村的,王家村就在十里坡附近。村里大户人家死了人,由于亲戚比较多,人手不足,所以雇人帮忙报丧。报丧是个脚力活,所以给的报酬很丰厚,阿德家里没几个钱,先不说这报酬丰厚,单单能跟大户人家的人混个眼熟也是相当不错了,所以阿德就接了这差事。

接了之后,阿德才发现要经过十里坡,心里顿时一凉,但是没办法,说出去的话就等于泼出去的水,自己拍着胸口接了这差事哪有放弃的理,于是阿德只得硬着头皮上了十里坡。

阿德现在心里那个害怕,走路的脚都隐约有些颤抖,不是说阿德胆小,其实阿德的胆子并不小,实际上是这十里坡的传说太过吓人。

(一)丢魂坡丢魂

十里坡,附近的人也叫它丢魂坡,传说这丢魂坡住着仙人,仙人的脾气很坏,无论是谁,只要打扰到他清修,他都会将那个人的魂给抽出来,放在身边日夜折磨,让其永不超生。这附近也有不信邪的人,有一天晚上,几个胆子大的年轻人们结伴一起过十里坡,结果打扰到了山上的仙人,被抽去了魂,现在都还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其中有一个正是阿德的朋友。

说来也奇怪,阿德发现这丢魂坡的小路两边满是各式各样的坟墓,有碑的,无碑的,长满杂草的,光秃秃的……哪里像是仙人隐居的地方,那不时吹来的凉风,整得那坟头的野草乱晃,看起来就像有什么东西要爬出来一样,阿德心里襂得慌,脚下的步伐不自觉的加快了。

走了一会,阿德感到有些不对劲,自己脚下的步子越来越重,像是灌了铅似的,肩膀忽觉有些酸麻,自己轻身上路,怎么才走了一段路就像是挑着百来斤的担子一样,阿德扭了扭脖子,忽的阿德眼睛睁得极大,瞳孔微缩,脸色极为苍白——

在他背上多了一副褐色棺材,棺材上坐一个小男孩,一个用纸糊成的小男孩,小男孩戴着一顶小黑帽,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脸涂得跟猴屁股似的,它正裂开嘴冲着阿德笑,只见一缕青烟似的东西从阿德口中飘出慢慢的溜进了纸糊的小孩口中……

“阿德,快醒醒啊,阿德,快醒醒啊……”阿德像布匹般软塌塌的躺在床上,床旁边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妇人两鬓可以隐约看到白发,她紧紧地握住阿德的手拼命的喊着,哭得很伤心。

“大娘,别喊了,喊了也醒不了,您的儿子魂被勾走了”一个穿着紧身道袍的青年男子柔声对妇人说道。

“道长,你要救救我儿子,救救我儿子……”妇人死死的捉住青年男子的手恳求道。

青年男子点了点头,妇人紧皱的眉头略微颤动了一下,双手一松,晕厥了过去,四周的人们一拥而上……

(二)腾蛇之象

这青年男子便是修行中的毛求道,毛求道连夜上了十里坡一探究竟。

这一晚,天空上没有一朵杂云,月光将整个十里坡照得一片雪白。

毛求道漫步于十里坡的小路之上,仔细的打量着这传闻仙人居住的十里坡。十里坡上,除了野草、石碑外,就是数不尽的土坟。土坟一堆挨着一堆,在月光下,不觉得可怕,反而有异样的美感。

忽的毛求道皱了皱眉头,整个十里坡的地形如一副巨大的画卷在毛球的脑海中慢慢铺展开来,他发现这个十里坡不简单。

整个十里坡只有一条小路,这条小路蜿蜒曲折,如一条扭曲的细线将整个十里坡均匀的分成了两半,两边的坟堆看起来杂乱,实则不然,看似杂乱无章的坟堆好像是按照某种复杂的规律摆放而成,就像是有人刻意排布而成。

难不成这山上真的有仙人居住?若不是仙人,怕是也不是等闲之辈。

毛求道跃至高处,他猛的发现这小路两边的坟堆从小路向两边呈放射状伸展,有点像树叶般清晰的脉络,极具张力,就像是一双完全展开的雄鹰翅膀。再结合这蜿蜒曲折的小路,整个十里坡看起来就像是一条长着翅膀的长蛇。

长着翅膀的蛇,是传说中的一种仙兽——腾蛇。

腾蛇,神话中由女娲娘娘以自己形象所创作的仙兽,是一种会腾云驾雾的蛇。《韩非子十过》云:“曾云昔者黄帝合鬼神于泰山之上,驾象车而六蛟龙,毕方并鎋,蚩尤居前,风伯扫进,雨师洒道,虎狼在前,鬼神在后,腾蛇伏地,凤凰覆上…”可见这腾蛇着实不简单,伴随黄帝出行,可以说是仙人的象征之一。

这地形必定是有人刻意布置而成,而这布置腾蛇之象之人想必野心不小,竟挪腾蛇为用,以仙人自许。究竟是何人所为,或者真的是仙人?

毛求道不认为是仙人,且不说自己从来没见过仙人,单单是传说中抽人魂,让其不得超生的行为,就不可能是仙人所为,既非仙人,便是别有用心之人,恶徒恶鬼必斩之!

(三)斗纸人

而这时,毛求道忽感肩膀一沉,从脖子与肩膀交接的地方传来阵阵酸麻之感,回头一看,毛求道猛地发现自己的背上多了一副褐色的棺材,棺材上坐着一个纸糊的小男孩,小男孩戴着小黑帽,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脸蛋跟猴屁股一般,它正裂开嘴冲着毛求道笑,场景十分之诡异。

毛求道隐约可以感觉到从小男孩空洞的口中传来一股吸力,他二话不说,伸手就赏了它一张符咒,符咒正好贴在了小男孩的空洞的嘴上,只听一声似哭又似笑的声音,小男孩和褐色棺材从毛求道身上掉了下来。

“嘎~”的一声徒然响起,棺材盖缓缓打开,爬出一个长着两个辫子的小女孩,小女孩跟小男孩一样都是用纸糊的,都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小男孩一见到小女孩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浑身颤栗,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怎么回事,两个纸人用诡异的姿势缠在了一起,那股从他们口中传来的吸力徒然倍增,毛求道感觉自己的魂已有离体的趋势。

“祖师爷在上,求道借法,急急如律令”咒毕,毛求道符随剑转,手中暗月挑上一叠黄色纸符,直取小男孩与小女孩的结合部位,小男孩和小女孩见状,只听一声怪叫急忙分开,跳到暗月的两旁让毛求道刺了个空。

毛求道不慌不忙,迅速旋剑,挑在剑尖上的纸符收到离心力的作用,化为一朵朵灿烂的焰花,极速向两个诡异纸人飞去。

小男孩和小女孩避之不及,身体一接触到那赤色的焰花便剧烈的燃烧起来,“啊呜,啊呜~”不时发出一声声悲鸣之声,直到只剩下两堆黑色的灰烬。

忽而阴风四起,刮得毛求道的道袍猎猎作响,扬起坟间的沙土无数,一时间视野模糊,毛求道感到刺骨的寒冷,莫非是正主来了?!

(四)怪道士

“大胆凡人,竟敢打死本仙座下仙童,给本仙死来~”一声襂人的爆喝声夹杂在刺骨的阴风中飘然而至,那声音听得毛求道直起鸡皮疙瘩,从来没有听过如此古怪的声音。

坟间飞扬的沙土中,一道黄色的身影如离弦之箭,顶着闪着寒光的箭尖,向毛求道背后心脏的位置袭来。

毛求道顿觉不对,转身仗剑相抵,闪着寒光的箭尖与坚硬如钢的暗月剧烈碰撞,发出了声声巨大的轰响。

从箭尖和剑身传来的强大后坐力,让两个黄色身影皆为之退了数十步有余。

毛求道左脚用力往后一蹬,急忙稳住身形,眼前这个家伙他看得十分真切——一个长得贼眉鼠眼的道人。

什么叫贼眉鼠眼,看了眼前这个家伙就知道了,眼前这个家伙细眼,尖嘴,黑圆耳,黑鼻,手上长着粗短而尖的黑色利爪,想必那道士就是仗着这利爪跟暗月硬碰硬的吧,如果他屁股上长着尾巴的话,就是一活脱脱的黄鼠狼了。

“敢问阁下是?”毛求道拱手问道,自己不了解对面的道士,冒然出手怕是会吃暗亏。

“本仙,不是阁下,本仙是仙,你既杀本仙座下仙童,就得拿魂来补偿”那道士的回答让毛求道感到莫名其妙,不过后半句毛求道却是听清楚了——非打不可。

只见眼前那贼眉鼠眼的道士森然张开小口,露出一嘴令人恶心的黄牙,一股比刚才纸人还要强上几倍的吸力徒然而生。

毛求道知道这吸力的厉害,自是不敢正面相抵,给那道人来了一个符咒化成的小火球,迅速闪道了那道人的死角。左手结印,右手持着暗月毫不犹豫的向那道士砍去,眼前这个以仙自称的道士就是十里坡上抽人魂坡的家伙,恶徒恶鬼非斩不可!

那道士一时没反应过来生硬挨了暗月一下,左手多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暗黑色的血液猛流出,将他的黄色道袍染成了墨色,“啊”那道士发出一声愤怒低喝,右手一抬,一缕缕红色的轻烟,缓缓从他宽大的衣袖中飘出,将毛求道紧紧围住,接着这一缕缕红色轻烟化作一个个模糊的红色人影。

(五)却是黄大仙

这些红色人影脖子上串着一条若隐若现的黑线,黑线的一端连着那道士空洞的衣袖,

分明是那些丢了魂的村民们的命魂!这传言不假,这命魂在这道士手上,那些因为丢魂而躺在床上的人即便是因此丧了命也投不了胎。

只见那道士口中念念有词,手上结着怪异的手印,那些模糊的红色人影发出声声痛苦的哀嚎,少顷,哀嚎的命魂们面目变得十分狰狞,一个接着一个朝着毛求道抓来,凶猛无比。

毛求道不忍伤害这些苦命之魂,一个劲的退避,一时之间有点手忙脚乱。“桀,桀”那道士见毛求道手忙脚乱,穷于应付,面露阴笑,显得有些得意。

只见那道士再次变换手印,红色人影们层层相叠,杂糅成一团巨大的红色之物,巨大的红色之物不断蠕动变化,不一会一条长着翅膀的红色巨蛇出现了在毛求道面前,是命魂们形成的腾蛇!

尿急尿痛尿频去哪科检查

虫咬性皮炎引起红肿怎么办

心绞痛该怎么治疗

小儿脾胃虚弱应该用什么药

脐贴对小孩肚子疼有效果吗

锁阳固精丸能治肾亏吗